Skip to content

猫声永久破解版

客栈外面到处都是血腥,天气更是寒冷刺骨,自然是将人带到了里面。虽然外面弄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但是客栈的后院却依然还是一片安静整洁的。毕竟说有人都在前面,打起来之后除了留下几个人保护言醉欢主仆,就更没有人理会后面了。

那些刺客的主要目标是陆离和谢安澜,他们两个在前面,这些人更不会费心去找后院的麻烦。

两人在后院的大厅坐下,陆离将将一个手炉放到谢安澜的手中。谢安澜其实并不冷,刚刚才打了一架她正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了呢。但是对陆离的动作,还是感到十分的暖心。

几个伤痕累累的人被人毫不留情地扔进了大厅。两个昏迷着的男女,以及三个还清醒着,但是明显比昏迷的那两个更狼狈的男子。

其中那模样凶恶的男子被砸到地上痛的闷哼了一声,但是挣扎着爬起来看向谢安澜和陆离的时候,眼中依然带着怨毒阴狠的目光。谢安澜微微蹙眉,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这人的目光太过阴毒,更不用说那身上的煞气,手里的冤魂想必不会少。

陆离见她打量着那男子,开口道:“洛西有名的悍匪,十六岁因为口舌之争杀死邻居满门后潜逃落草为寇。因为心狠手辣,被山寨里的大当家看重招为女婿,四年后杀了岳父自立。十年前胆大包意图抢劫西北军粮草,被冷戎派兵剿灭了善哉。他断了两根手指逃走了,八年前投靠了湘北土匪头子,一年后,大当家死了。现在他是湘北一代土匪头子。”

谢安澜有些惊讶,“你竟然还认识他?”

陆离道:“不认识,之前在西北军中看过一些过往的卷宗。他那两根手指是冷将军麾下一个校尉砍掉的,那校尉当时年轻没经验,被他使诈逃走了,一直记着这事儿呢。去年刚查到他的下落准备去找他雪耻,只是抽不出来时间。”毕竟洛西距离湘北还是很有点距离的,军中将领无故不能擅自离开。

谢安澜撑着下巴,笑道:“既然如此,这个不如就当礼物送给冷将军?”

那凶恶男子显然觉得自己被谢安澜羞辱了,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扑过去。只是亲卫营既然能将这样的悍匪送到陆离面前来,必然是保证了他没法子再作怪了。守在一边的一个侍卫抬脚轻轻往他小腿上一踢,那整个人都是一僵,下一刻便倒回了地上。

“有本事杀了爷爷!”那人兀自叫嚣着。

谢安澜道:“这种货色想必也不会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目光落到了旁边被强压着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身上。

长发气质美女旗袍写真清新迷人

那中年男子此时衣着已经有些凌乱了,脸上很身上都有不少血迹,但是即便是跪在地上他也竭力挺直了背心傲然地望着谢安澜和陆离。

谢安澜看向陆离,陆离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此人。

旁边那凶恶男子还想叫嚣,旁边的侍卫上前准备堵住他的嘴。谢安澜淡淡道:“他再叫,就割了他的舌头。”

大厅里顿时一片寂静,那凶恶男子依然还张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神情扭曲而怪异地瞪着谢安澜。谢安澜却已经笑吟吟地看向跪在中间的中年男子,“这位将军,怎么称呼?”语气十分和善,仿佛刚才说要割掉别人舌头的人不是她一般。

那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傲然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姜云!”

陆离微微蹙眉,道:“你是柳成的下属?你是来替柳成报仇的?”柳家被抄家,一直驻守在外的柳成自然也被押解回京秋后问斩了。不过对于柳成的属下,除了跟着他作恶的以外,陆离并没有怎么动。倒是没想到,柳成那样的人竟然也还有人想要问他报仇。

那叫姜云的中年男子冷声道:“不错。”

“为什么?”谢安澜忍不住好奇,“柳成跟你是至交好友?还是情同手足?”

姜云道:“柳将军救过我的命!”

谢安澜有些懒懒地撑着下巴道:“柳成救过你的命,他害过的命更多。你要报答他的话,不如去替他偿还被他害了的命,毕竟他到现在也只是还了一条命而已。报仇没意义。”

姜云瞪着谢安澜半晌,方才硬生生地吐出几个字,“你强词夺理!”

谢安澜无语,“你也没跟我讲理啊。”

陆离伸手拍拍谢安澜的手背,居高临下地看着姜云问道:“谁派你来的?”

姜云一愣,道:“都说了我是替柳将军报仇,你说谁派我来的?”

陆离淡淡道:“你就算离开军中,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愿意跟你当逃兵,而且还都带着军中的兵器。没有路引和令符,这些人马你也走不到这里。这些兵马,一定是在附近驻军中调来的。我若是真的想要查,并不困难。”

姜云沉默了良久,方才道:“这附近州府的镇守将军以前是我的同僚,他借了五百兵马给我。”

陆离沉吟了片刻,方才冷笑了一声,“他的胆子倒是不小。”

薛铁衣从外面进来,道:“距离这里最近的驻守将军是陈锋,正四品偏将,他好像是黄承修的学生。”显然,薛铁衣在外面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谢安澜道:“黄承修的学生?怎么做了武将?”

薛铁衣道:“陈锋出身不算高,但是也是将门之后。陈家跟黄家早年关系不错。所以,黄承修是陈锋的启蒙老师。”

谢安澜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扶手道:“这个学生,倒是重情重义。”

陆离思索了片刻,道:“薛先生,派人去将陈锋带回京城吧,交给舅舅处置。”

薛铁衣点头称是。

陆离盯着姜云打量了半晌才没有说话,谢安澜也不着急坐在一边悠然的喝茶。良久,陆离方才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留你一命。”姜云一愣,显然没想到陆离竟然不想杀他。只是他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不,就算你放过我,我还是要杀你。”他知道他那位曾经的同僚利用了他,但是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也是在利用对方手中的兵马。

陆离道:“那是你的事,你的履历我看过,还算有些本事。柳成也确实救过你的命,看在你这份知恩图报的份上,我不想杀你。”

“你不怕我再来杀你?”姜云问道。

陆离没有回答,只是问道:“说还是不说?”

姜云盯着陆离看了良久,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还是点了头答应了。陆离挥手让薛铁衣将人待下去审问,同时将那凶恶男子和另一个人也带了下去。

“这两个不问了么?”薛铁衣问道。

陆离淡然道:“罪孽深重,心性卑劣,问了也没用,杀了。”

原本还在心里打着些小主意的男子听到一声“杀了”顿时睁大了眼睛。张口想要大叫,身边的侍卫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将嘴巴一堵拖下去了。陆离说杀字的时候几乎不带任何烟火气,甚至语调都会比平常温和平淡几分。但就是因为这样,从他口中吐出的话反而越发让人觉得心中一寒。

厅中只剩下那两个还昏迷着的男女了,谢安澜轻笑一声,“两位,醒了就起来吧。”

原本还昏迷着的人身体一僵,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站在一边的侍卫立刻警惕地盯着眼前的两个人,以免他们突然暴起伤人。

那黑衣男子沉声道:“睿王世子妃果然名不虚传。”

谢安澜十分坦然,“其实是裴冷烛告诉我,那药大概只有三刻钟的工夫,我估计你们差不多该醒了。”当然,她自己也看出来了。能在谢安澜面前假装昏迷或者睡着的人着实是不躲。

黑衣男子因为谢安澜的坦白有些无语。

谢安澜俯首望着两人,“来,说说看,谁让你们来的行刺的?”

黑衣女子没好气地道:“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谢安澜笑吟吟地道:“黄承修若是有本事找到两位这样的人物,就不会去找那些乌合之众了。”

黑衣女子嘲讽地道:“世子妃过奖了,我们不也一样落到了你手中么?”

谢安澜点点头道:“那倒是,不过…我估计几个月前刚刚损失惨重的黄家出不起请你们的钱。”

两人对视了一眼,沉默不语。

谢安澜有些苦恼地看向陆离道:“看来,想要你命的人真的有点多啊。”

陆离温声道:“夫人不必烦心,也没有那么多。左右也不过就是那些人而已。”

谢安澜道:“那你猜猜,这两位是谁请来的?”

“百里修。”陆离淡淡道。谢安澜顺利的看到了那两人脸上闪过的一丝震惊。谢安澜皱眉,“百里修?他看不起我们么?”

陆离摇头,“百里修没想杀我们,不过是来试试深浅罢了。”

“神经病!”这有什么好试的?他们有多少人都摆在明面上的,如果暗地里还有隐藏的力量的话,就凭这些人也不可能试探出来啊。陆离点头,“确实,不过也不排除百里修想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嗯?”谢安澜眨了眨眼睛,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百里修还不死心?想要派人来偷东西?”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些日子一直有人企图潜入睿王府,可惜很少有成功的。就算是顺利进去了,想要摸到陆离的书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陆离藏的东西,一般人还真没什么希望找到。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睿王府太大,京城更大能藏东西的地方多得是。但是现在他们在路上,百里修想要的东西也必然是在他们身边的。

陆离道:“百里修那样的人,怎么甘心让局势被被人操控在掌中?在我们到达边关之前,他总是要试一试的。”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朱颜急匆匆地进来,才刚到门口便急声道:“言姑娘被人抓走了!”猫声永久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