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殷凯终于到了机场,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到处奔走,还是没有看到乔轻雪的身影。

“你在哪里?”

他自言自语地,不住地奔跑,还是没有看到乔轻雪。

大厅里,不住响着,登机的通知。

一声一声的回音,在殷凯的耳畔不断徘徊手机,还是不断地拨着乔轻雪的电话。

对方还是关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殷凯终于冲到前台,询问有没有乔轻雪的信息。

对方却说,没有这个人的登记资料。

“没有?”

殷凯浓眉皱紧,心下不禁困惑起来。

是谁在追乔轻雪?她说自己在机场,又是什么意思?

殷凯越来越觉得事情蹊跷,便将电话拨给自己的母亲,“妈咪,乔轻雪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水着诱惑来转可爱

“你是在怀疑我吗?”

“我不得不怀疑是您对她做了什么。”

殷妈妈笑了起来,“有话就当面回来对我说!”

“你告诉我……”殷凯咆哮起来。

“你居然对自己的母亲大吼大叫!”殷妈妈也怒了。

“你不告诉我,乔轻雪的下落,也休想让我原谅你。”殷凯硬着声音,用力道。

“你现在回来,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

殷妈妈气恼地挂了电话。

她在电话里,听见殷凯在机场,很紧张,殷凯万一在机场遇见乔轻雪就糟了。刚才她的人,有打电话来说,乔轻雪跑了,不过已经抓住了她,正在机场,等待下一航班。

殷凯抓着手机,一双蓝色的眸子,横扫一眼偌大的机场。

依旧,没有看到乔轻雪的踪影。

他匆匆转身,快步往机场外跑。

就在不远处,几个黑衣人,带着乔轻雪正过安检。

乔轻雪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殷凯的身影,通明的灯火中,他身影俊雅高挑,那么瞩目,即便在人来人往中,依旧一眼可以看到他。

她张嘴正要喊,口鼻已被人死死捂住。

然而她娇小的身影,也被黑衣人整个遮挡住。

她的一双眼睛,只能眼睁睁看着,殷凯的身影,越来越远,距离她的方向,背道而去殷凯!

我在这里!

你是来找我的吗?为什么不再往前多走几步?

只要再多走几步,你就能看见我了啊!

难到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注定擦身而过?

为什么?

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能见面了啊殷凯开车赶回医院,闯进门,站在殷妈妈的面前,问她。

“乔轻雪到底在哪里?说吧!告诉我!”殷凯威逼的口气,让殷妈妈终于明白,那个女人,在自己儿子的心目中,已经完全胜过了一个儿子对母亲的尊敬。

“不妨告诉你,她拿了钱,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叫拿了钱走了?”殷凯眉宇高耸。

“就是说,我给了她一笔钱,她愿意放弃和你的感情,拿着钱走了,退出了你们之间这段荒诞的感情。”

殷妈妈的话,彻底将殷凯的整颗心碎成齑粉。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殷凯高颀的身躯,摇晃了一下。

“我也不相信,她会真的拿钱,说走就走了!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受伤难过!我的儿子,难得动了一次真心。但事实如此,你还到处奔走找她,我不得不将实情告诉你。”

“我不相信!”殷凯咆哮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里,似有火焰缭绕。

殷妈妈站在殷凯的面前,骄傲又高冷地望着殷凯。

忽然,一巴掌打了过去,打得殷凯侧脸火辣辣的刺痛。

这还是殷妈妈,第一次打他。

殷凯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有点出息!一个愿意为了钱,背叛你的女人,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她不是那种人!”

“不管什么人,在金钱面前,都会暴露最真实的一面!但事实正是如此,她愿意为了钱,背叛了你。我给了她两千万,并且答应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

“我……还是不相信。”殷凯的声音忽然无力了下来,不住摇头。

“我的账目上,缺了两千万,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调查!”殷妈妈冷哼一声。

“我早就说过,一个为了金钱能去酒吧做陪酒的女人,金钱在她心目中的欲望,远远高过一切感情。你偏偏不相信!”

“不会的,区区两千万,她会放弃!”殷凯还是摇头,无法接受这个真相。

“现在事实摆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相信!”

“她不是那种人!她不是……”

“估计是知道,我一直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在你身上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不如早早拿钱走人,快刀斩乱麻!那个女人,远比你想象的更有城府!”

殷妈妈不耐烦地对殷凯挥挥手。

“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你自己好好冷静冷静!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场盛大婚礼!早点结婚,我也了却一桩心事。”

殷凯一句话不说,高颀的身躯隐隐晃动了一下,双脚好像失去了力量,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不不,我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顾若熙坐在陆羿辰的床头。

她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

一眼不眨地看着陆羿辰安静睡着的样子。

又一天过去了,他还是没有苏醒过来。

祁少瑾回来一趟,看着他们,目光忽闪着幽深。

她有笑着问他,“怎么了?你好像出去一趟,心情不太好。”

祁少瑾却失笑,“看来你心情还不错,还有心情关心我心情好不好。”

“能这样看着他,想一想,还是不错的!不然,每次都要等着他。五年前,天天等他忙完,等他讲完电话,等他休息……五年后,又是漫长的等待。现在,还是等待,不过,这样也很好,至少他就一直在这里,可以时时刻刻地看着他。”

祁少瑾知道,顾若熙是在悲观中,找寻一点让自己能有安慰的东西。

顾若熙抬头,看向漆黑窗外,点点隐约的星光。

病房里的灯火不明亮,因为陆羿辰睡着的时候,不喜欢光线太亮。

“我有预感,他很快就会醒过来。”顾若熙安静地开口。

“我也有预感,他会很快醒过来。”

顾若熙弯起唇角,笑容在眼角的位置,渐渐变冷。

“但在这之前,我想我应该见一见我的父亲。”

“你要做什么?”祁少瑾不免担心起来。

“既然父亲一直阻挠我们在一起,那么我就想办法让他同意!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我不能让我在乎的人,再受到伤害!否则等他醒来之后,还是要面对这样那样的危险。”

“若熙,有些事,真的与你无关。”

顾若熙抬头,看着祁少瑾的眼睛,“与我无关的事,却牵连着我,牵连着我们,又怎么能说与我无关?”

“若熙,太多的牵扯,会让你的路更难走。”

顾若熙站起来,走到祁少瑾面前,他的身高很高,她总是要仰头看着他。

“少瑾,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父亲阻挠我们在一起,没有那么简单?”

“……”祁少瑾忽然难以启齿了。

“我要问清楚,问个明白。我也察觉到……”顾若熙回头,看向病床上的陆羿辰,“他应该也察觉到了。在他弄清楚之前,还是我先来弄清楚吧。”

“若熙!你竟然有这样的察觉。”祁少瑾很吃惊。

顾若熙惨淡地笑笑,“或许吧,你们觉得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是……逃避,不喜欢面对太多的麻烦,我真的太胆小了!总是喜欢将事情简单化,不想生活总是那么多纷扰。但我发现,我的逃避,总是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我不追究,但总是有人在追究。”

“我现在更担心,你见了你的父亲,你再回不来。”

“我也担心,但我想……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如果还在父女的情分还在的话,应该会留一步余地。”

顾若熙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我们见一面吧,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要求。”顾若熙平静的口气,完全没有感情般清凉。

“在哪里见面?”席老的声音也很低沉。

“只是我们父女单纯的见面,没有任何强硬的,只是见面,同意的话,我便将地址发过去。”

席老想了下,最后同意了。

他确实应该和自己的女儿好好谈谈了。

顾若熙将地址发过去,便出了病房,让赵默开车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夜色已经很深,四下一片漆黑。

顾若熙去了一个游乐场,已经没有人,门也关了,但只要有钱,保安还是将门打开,放顾若熙进了门。

她在一个旋转木马旁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身上裹着风衣,拉了拉领口,才不至于秋夜的寒风灌入脖颈,冷个透彻。

很快,席老拄着拐杖也到了。

他果然是孤身一人,脚步有些蹒跚吃力,想来这几天身体并未恢复。

他站在不远处,看着在路灯下,座椅上坐着的顾若熙,眸子里闪过一抹久远的模糊记忆,眼角便颤抖了。

顾若熙起身,走到他面前,搀扶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坐在座位上。

“爸爸,还记得这里吗?不过,已经不是原先的样子了。”

这还是他们父女重逢,顾若熙第一次开口叫他“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