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18016243458

数程新闻 主页 > 数程新闻 >

数程新闻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风暴!
内容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02      点击数: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新媒体的传播,人们发现新闻传播工具在反映舆论和形成、引导舆论过程中有很大作用。相对于传统传播环境,网络时代更易爆发政府舆论危机。网络空间的自由言论机制为非理性言论流行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信息爆炸的网络世界里,人们不仅可以便捷地获取各种信息,而且可以自主过滤与自己见解相反、兴趣不一致的信息。后者增加了“群体极化”的可能性。偏颇的情感容易被无限制地宣泄,与极端意见相左的观点却因为畏惧粗暴攻击不得已选择沉默。有关政府的负面舆论一旦在网络中传播,回应者要么选择顺应,要么选择沉默,在政府公信力低的社会里更是如此。
 
近日,最近杨幂“诈捐门”闹得沸沸扬扬,“诈捐”这顶帽子无论扣在哪位明星头上都格外沉重。出发点本是做善心,终了变成了被人指责的罪责,杨幂冤么?冤!也不冤!
 
不冤,是因为她的团队识人不明,监管不力,确实间接造成了盲人学校近两年未收到本该收到的捐赠物资,这板子该打也该罚!一个团队,既然公开使用杨幂名义宣布捐赠,那么不管是出于对盲童的负责还是对杨幂本身名誉的维护,都该及时跟进确认。而她的团队居然无条件相信一个中间人“李萌”,之后不闻不问。而这个“李萌”名为“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为“老赖”,且曾向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还。而在此期间,杨幂团队居然仍未察觉,直到2018年3月22日在媒体爆料下方才惊觉捐赠并未落实,失察之过不可谓不大。即便此时立刻弥补,补充捐赠物资,确实仍要为盲童的两年等待时光诚恳道歉。
 
说冤,杨幂也确实冤。首先可以查阅一下当初关于捐款的新闻数目,几乎少的可怜,如果不是这次“诈捐”事件,大部分人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没有形成过舆情,何谈炒作?二来,杨幂缺这50万么?她会为此赌上自己的名誉口碑仅仅为了剩这50万么?这些年杨幂捐赠的大大小小项目又何止十个50万?
 
很多人说,既然没有主观意愿去“诈捐”,那为何没有转钱?
 
首先要明白公众人物做慈善有两种形式:
 
第一种即物质上的捐赠,就是实打实的捐钱捐物,公众人物自己掏钱做慈善。这是最常见也是大家狭义理解上的慈善。但公众人物数量毕竟很少,每人即便捐赠几十万几百万仍旧是少量物资,起不到大规模慈善的效果,这就需要第二种方式。
 
第二种即利用公众人物本身的社会影响力,号召社会对某个弱势群体提高关注度,号召自己的粉丝,关注者们跟随投身慈善事业,这种叫做慈善影响力。往往这种慈善影响力对某些弱势群体的帮助比几十万的物资有用的多。近几年各种慈善晚会就是这种目的,明星免费为慈善站台,来达到最终的慈善影响力。
 
不过,“杨幂诈捐”事件也暴露出部分明星捐赠、做慈善的时候,太过轻率,重口头承诺而轻契约精神。而且,容易轻信他人,将这么重要的事放心全权交给中间人办理,自己又没有及时保持跟进,以致出了岔子,又需要亡羊补牢,显然在慈善事业方面,缺乏专业化精神。在遭到媒体曝光后,也未能在第一时间回应,亦没有拿出有效的证据,说明当初的捐赠承诺就不够仔细,以致留下隐患。如今明星都喜欢高调做慈善,一方面确实是可以帮助他人,另一方面则是给自己树立一个良好的公共形象,有助于个人事业的发展。可是,在具体做慈善的时候,很多人缺乏专业素养,往往随意开口承诺捐赠,忽视了慈善是一件专业的事,一旦没有按时兑现承诺的话,就会惹火烧身。
 
但也有人利用这一点,打着明星假募捐,假慈善的旗号,笼络人心,达到个人目的
 
前几年,孙俪捐赠张海清事件,张海清隐瞒事实将虚假事实告知媒体,甚至将孙俪形容得非常小气、现实,处在舆论的风口浪间之上的孙俪,顿时间成为各界指责的对象,而贪得无厌的张海清却依旧道貌岸然利用民众的善心,尽管当时孙俪有出面说明此事,甚至还站在对方角度替张海清着想,可此事仍对她造成极大伤害。致使后来参加慈善活动少有捐款。
 
两件事,主角依旧是明星和”弱者”,事情发展的方向却是截然不同。其实,我们不难从侧面发现网上那些流言蜚语、谩骂嘲讽,情况相对复杂,其中确实有热衷公益事务,希望尽快促成慈善,同时亦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有缺乏思辨能力的。
 
然而人们自身的信息焦虑,容易导致偏颇的情感,因而更容易增加群体极化的可能性。
 
正如,新媒体传播的研究专家仇勇在谈及如今的信息爆炸问题时表示,信息爆炸以及信息焦虑,这是我们经常说到的问题,现在新媒体的形态和内容太多了,看不过来。首先本质上,人为什么对信息有渴求,我们总是深处于无法免予信息未知的恐惧之中,每天醒来第一眼都要打开微信,就是因为我们害怕跟这个世界切断联系。我们每天通过社交行为产生的信息总量,不断以倍数往上增加,所以信息一直处于大爆炸的过程。他指出,正是由于过去传统媒体给所有的受众制造了一种我们能掌握信息的假象,才会让人产生这种信息焦虑,因而更加渴望各式各样的信息。比如说老一辈子人打开报纸、电视就觉得看到了每天发生的事一样,但这是经过过滤之后呈现在你面前的,而互联网打破了这个谎言,因为它有更多的关口和方式让你接触到信息,这才是我们信息焦虑的真相。
 
最后,他还表示,当下媒体的内容产业存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内容的问题,其实是匹配的问题。
 
不正确的匹配,会增加“群体极化”的可能性。正如,风暴的产生需要巨大能量的来源,而舆论的产生的来源便是民众。而正或负涡度,也正应对着两级观点,等到涡旋到达一个峰值,也便有了龙卷风暴。
 
传播学者克罗斯曾提出一个谣言公式:“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公众批判能力。”
 
流言止于智者,所以我们需要明辨是非,看清问清之后再对“弱”做判断,不要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弱者”施以同情。了解事实,不盲从;理性处理,不添乱。